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被没有经验的中学生弄丢了
被没有经验的中学生弄丢了

被没有经验的中学生弄丢了

我姓刘,外子姓程,在台北天母附近经营一家小型的国中课辅班。我们夫妻在五年多前开始接触3P,和六~七位单男接触过。也算幸运的是,这些男性的素质都很不错,都可称得上是优质的单男。这些朋友们大部分都和我们年龄相当,唯一的例外,是一位刚刚考上高中的男孩子,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玩3P了。


这个小男生姓陈,母亲很早就过世了,父亲一直没有再娶,也许是为了寻求发泄的管道,三四年前,在网路上找到我们,于是和我们夫妻有过亲密的接触。之后一年多,很巧合地,他们父子搬到我们的课辅班附近,小孩子也就近被送到这边温习功课。当这位父亲第一次踏进我们补习班,认出我们夫妻俩时,场面显得有点尴尬。不过,三个人最后还是心照不宣,第二天他就把孩子带过来,只告诉小孩我们从前是“父亲的朋友”。他的孩子名叫裕新,当时是国一升国二,长得高高瘦瘦的,聪明,不过不太用功,成绩不太稳定。须要父亲师长们催促。也许因为他父亲的关系,我们夫妻对他特别关心,不仅在课业上,也在生活起居上。他的父亲有时因为公司的业务比较晚来接他,我们便会请他吃宵夜,顺便和他聊一些学校或家里的事。也许由于母亲早逝,他又渴望得到女性,特别是比他年龄稍长的女性的关怀,他在学校里总喜欢认一两位高年级女生为干姐。不过,令他父亲担心的是,这些干姐姐们品行可能并不是很好,因此希望我能多多关怀他,亲近他。所以有时我会在他考试成绩好时,在周末假日的课后,带他去逛街,买一些小东西慰劳他。一段时间之后,我们就这样地逐渐减少他跟这些干姐们鬼混的时间。裕新升上国三之后,随着基测的逼近,我们大人们给他的限制与要求也逐渐增加。为了帮他疏缓压力,有时我会在其他学生离开之后,帮他按摩一下肩膀和颈部。这时他装得也一副颇为陶醉的样子。曾经有过那么一两次,心里闪过一个念头,和这个小子做爱或玩玩3P不知道是怎样的光景呢?!青春期的小男生都或多或少会对性有兴趣,裕新当然也不会例外。他父亲与我们夫妻玩过3P,自然不会食古不化,并未完全禁止他接触这些资讯。只是有时会找时间看看裕新的上网纪录,或趁他不在时,搜一下他的书桌,书包等,了解他接触了哪些资讯,再看要如何处理或沟通。就在考完某次月考之后,他父亲跟我们提到,裕新最近似乎偏好一些和女老师相关的情色资讯,有将我当成性幻想对象的倾向。当我半开玩笑地告诉“裕新爸爸”,我最近也把裕新当性幻想对象时,他也开始跟我们开玩笑,说我们胃口很大,引诱了他,还想要引诱他的儿子,不过他接着说,他的脑子里现在开始浮现裕新和我做爱的景象,于是三个大人得到了一个“邪恶的” 结论……这天,裕新的父亲又要晚到了,照例地,我们夫妻请他吃了一餐宵夜。席间,我借故离开一下。这时外子问裕新是不是很喜欢刘老师,裕新时显得有点讶异跟不好意思。外子于是要他现在不要胡思乱想,要好好把书念好,并告诉他,如果基测考到某个标准以上,我们会带他去中部旅游。其实这个标准对裕新而言是有点低了,有点好强的裕新不服气,说他可以考得更好,外子告诉他,人有时会失常,要他不要太有把握。裕新于是问:“如果我真正考得更好呢?!”外子半开玩笑地告诉他,考得更好,“可以让你亲亲刘老师的脸脸,既然你喜欢刘老师的话……”“老师不会吃醋啊?!”“老师如果那么会吃醋的话,刘老师就不敢帮你按摩了。”这时,我从裕新的后方出现,双手搭上裕新的肩膀,边帮他按摩了几下,边说道,“是啊!!就算我跟别的男生上床演A片给他看,他都不会吃醋喔~~~~”“别乱讲,我只是要希望他加油一点,现在不要胡思乱想。”“现在不要胡思乱想?!那等考完了就可以胡思乱想吗?!…”“我没这么说……”“裕新啊,程老师刚跟你说,考得更好,可以让你亲亲刘老师的脸脸,是吧?!我来加码一下,你考上前三志愿,刘老师呢就随你怎么亲,程老师,你说OK…OK。” 我边说边走去压了几下外子的头,“程老师说OK啰…”裕新这时听得一愣一愣地,怀疑地问“老师是在说笑吧?!”“没错,老师确实是在跟你说笑,不过只要你可以考得让你爸爸满意,让老师满意,老师会给你一些特~~别的奖励喔。不过,现在,你还是专心在功课上……好吧?!……嗯~~嗯”我把唇凑上他的脸颊,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。裕新点了点头,还是有些愣愣的。从那天起,裕新拼了,拼得比以前更厉害,拼得让我有点担心他的身体,于是开始炖鸡汤,买鸡精给他喝。有次在我准备这些补品时,老公在一旁说:“给他补习,补身体,补精神,还补精子是吧?!补得我还真有点吃醋呢!!”“想吃人家的精子,能不先给人家补一补吗?!”“说得也是…”考完基测后,他有点患得患失觉得自己没能达到标准,我们告诉他,努力过,就会有回报,希望他能平常心来看,这几个月的努力,老师有看到,只要达到一定的成绩,老师给他的承诺仍然算数,军队里,即使吃败仗,对有功者,还是得赏。成绩出来了,打电话问他,他父亲接的,叫我要准备好“随他怎么亲”。之后,他被分发到他的第二志愿,于是我们开始为他安排一趟一个星期的旅程。由于他的父亲不希望他一下子就进行激烈的3P,我们决定,前面几天由我单独跟他在一起,之后,再视情况让老公加入游戏。等待又等待,那个大日子终于到来,至少对裕新来说是如此的。中午过后,带着轻便的行李,我一个人开车去接他。上车之后,他一路跟我说东道西。当然也有说到“今天晚上要做的事”,还说,会给我一个“很大的”惊喜,似乎在暗示什么。到达目的地,车子停妥之后,走在前往旅舍路上,他还是跟我一直说个没完,不过我叫他别在公共场合提“那档事情”。走到一个转角处,突然一个人冲出来,撞上裕新,两个人都跌倒了。那个人很快先爬起来,一边问裕新“对不起,您没事吧?!” 一边和我一起扶起裕新。“没事,没事。”裕新说。那个人说他赶时间,还一直跟我们道歉,裕新看来也没有什么伤口,所以,我们就继续走到旅馆。Checkin,拿到钥匙,进到房间时,差不多是晚餐的时间了。我们原本规划好先要去吃晚餐的,不过裕新这时却发现有东西遗失了,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盥洗用具,似乎是被扒手扒了……是刚刚撞倒裕新的那个家伙干的吗?!钱包倒是还在,但是裕新却显得有点焦虑,他希望等会去附近超市买个“小东西”,却又不想让我跟去,我有点狐疑着。但毕竟他也是个大孩子了,就随他吧。吃完饭后,他从餐厅直接去超商买他的“小东西”,我则回旅馆房间洗澡,房间浴室设备还不坏,有个双人用按摩浴缸,洗完后,我套上一件最近才买的性感睡衣,还稍微化了点妆。裕新这时刚好回来,帮他开门时,手上拎了一个小购物袋,完全看不出他究竟买了些什么东西。“这是什么呀??”“秘密!!等下您便知也~~mmmm,老师现在好性感哟!!闻起来香香的,很好吃的样子…… 等我啰,一定给你一个大惊喜……”他又来了,什么大惊喜呢??几分钟后,他冲洗完,开始吹头发,因为这次是我单独面对一个丈夫以外的男性,让我有点焦虑,不过也有点想真正放纵情欲。但是,这次的对象却又是一个可能阴毛都没长齐的小男生。他能带给我什么“大惊喜”呢?!头发吹好之后,他只有下体围了一条大毛巾便走出浴室,围巾下挺立着的阳具,则让我暗暗吃惊,如果那是真的,裕新恐怕可以和西洋A片里的巨根男相比。“登登,大惊喜来了!!”,他一个箭步跳到我跟前,掀开大毛巾,映入眼帘的是支货真价实的巨根,我用双手遮了一下双眼,假装不敢看的样子,“呜~~不敢看!!”在指缝间,我看到裕新血脉贲张的阴茎随着他的脉搏跳动着。“少假了!!”“呜~~不敢看!!”我把身体转了一下,背对着他。“大惊喜!”他又跳到我前面。“呜~~不敢看!!……吧~~”我把手放开,睁大眼睛,很夸张地装一付惊吓状,不过裕新的阳具确实也让我很惊讶。“刚买的保险套,还不知道合不合用,家里带来一些特大号的,被扒走了的样子……”原来刚刚他去买了保险套。稍微试着帮他套了一下,应该还可以,不过还是相当勉强。“好吧,就这样吧,可爱的巨根男……”裕新帮我褪去睡衣,“随便我怎么样都可以是吗?!”伸出右手搂上我的腰,左手也开始在我的双腿上游移,嘴里赞道:“老师的腿真美,又长又直,光看你的腿老二就硬起来了。还有……”“奶子又大又挺……揉起来真爽。还有老师的屁股……”他摸到哪里就讲到哪里。“有几回上课时,看着老师的屁股……我应该说是臀部吧,就想这样一下,想不到还真的捏到了。”如此进行了七、八分钟,我已经渐渐吃不消,喘息声越来越重了。看我开始有了感觉,他便开始替我按摩。他说是向我学的,因为我常常帮他按摩。开始时是按得中规中矩,不过慢慢就变质了。他用舌头从我肩膀开始,一吋一吋的往下舔,经过背部,腰,屁股,大腿,小腿,舔遍每一处肌肤,连脚趾缝都不放过。我很怕痒,但这种细细的,麻麻的痒,我不但可以忍受,而且觉得痒的很舒服,嘴里不禁开始哼起来了。终于他打开我大腿,凑上嘴开始舔我的阴唇。灵活的舌头在阴唇上来回滑动,还不时吸着我的阴核,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我魂飞云端。终于在他的舌头刺进阴道的同时,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,抓着裕新的脑袋拼命压向我的嫩屄,他的舌头也开始在我阴道里搅动,而我的喘息也变得更急促了。这时裕新又不知道想到什么我翻成俯卧,让我白嫩的屁股翘的高高的。他是不是想插入了呢?我的心砰砰的跳着,期待他那根粗大鸡巴插入的滋味,没想到插进来的却是他的中指,我正感到失望,他的中指已经快速抽插起来,并且低下头去舔我的屁眼。“啊…啊…啊啊…喔…喔…啊…啊啊啊……”,其实屁眼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之一,和阴核不相上下。我常暗示我老公舔我的屁眼,但他嫌脏,每次都敷衍了事。和我们夫妻玩过3P的男士们也只有裕新的爸爸会这样做。裕新似乎得到他父亲的真传,而且还青出于蓝,他细心的用舌尖绕着我的屁眼,由外向内画圈,轻轻挑着我的菊花门,或是将我的屁眼整个含在嘴里,轻轻吸着,粗糙的舌头磨擦着洞口,一道又一道的电流震的我浑身发抖。再加上中指在阴道内不停抽插旋转,很快就让我弃兵卸甲,不断浪叫。没过多久,阴道深处一阵酸麻,“啊…… 啊…天啊…啊啊……”,仿佛山洪暴发,一阵阵阴精狂泻而出。我泄精了!我从来不知道我会泄精!但生平第一次泄精,竟然是出自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小鬼之手!这时他继续揉着我圆圆翘翘的屁股,突然将鸡巴对准洞口,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利用淫水的润滑,一口气就把那根巨物直插到底。妈啊!我心脏差点停了,好大!好粗!裕新的鸡巴像只铁棒似的塞满我的阴道,他还不断往里面挤,让龟头磨擦着我的花心。“啊……啊……”,我舒服得快虚脱了,还没开始抽送就那么爽,等一下会不会受不了?裕新很快就给我解答,将鸡巴抽出五分之四后,狠狠的一插,再一次直底花心。“天啊!啊啊……”,太强烈了!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抛到九霄云外,和我做爱过的所有男士们都不曾给我这种滋味。裕新重覆着同样的动作,一抽、一插,速度越来越快,一股股前所未有强烈的快感流窜我全身,搞得我淫水好像泛滥一样流个不停。如此数分钟后,我的阴道又是一阵酥麻,整个人瘫在床上,四肢乏力,而他却丝毫不给我休息,立刻将我翻成仰卧,扒开我双腿,对准洞口,又一次将那只大鸡巴狠狠的一插而尽。“啊…啊……不行…啊…会死…啊啊…好爽…啊……我的天…啊……大…大鸡巴…用力…啊……饶命…啊…啊……太…太爽了…啊……要…要飞了…妈啊……升天了…啊…啊……”裕新双手抓着我的奶子,快马加鞭的一阵猛插,干得我胡言乱语,一会儿讨饶,一会儿喊爽。裕新一口气插了一百多下,才慢慢停下来(一方面可能也怕太快泄精)。接着他将我抱起来走进浴室的按摩浴池里,里面还有他刚洗澡用过的水。我俩面对面坐着,我跨坐在他大腿上,一边紧紧抱着他,一边扭动着屁股,让我的小穴一上一下的套着他的大鸡巴。“嗯……裕新的鸡巴真大……喔…老师好舒服……”由于水的阻力,我们的动作不能太激烈,这正好让我俩都能休息一下。不过也许是动作太过激烈,塞子被碰掉,水渐渐流光了。裕新见状,又抱起我把我抬回床上。开始加速插我。“啊…啊…老公…别急嘛…啊…啊…好爽…裕新…真会干…啊…干得好棒… 爽…啊…真爽…爽死你的甜妹了…啊……”裕新像只出闸猛虎,疯狂的抽插。“啊啊…太美了…天啊…甜妹…啊…甜妹…啊…从来…啊啊…没那么爽…啊…老公…大鸡巴…粗鸡巴…啊啊…干我…啊…啊…到了…到了…啊啊…要死了… 啊…啊……”我竭力嘶喊,淫声浪语,已经不知究竟是在和谁做爱。在我疯狂的叫声中,我率先达到了高潮,过了约二十秒钟,裕新腰部猛然一挺,“射…射…射……射……射………”地喃喃自语了好几声,然后一动也不动地趴摊在我身上,阴茎持续地晃动了一两分钟。稍微回神的我开始有了一些疑问:裕新过去到底有没有性经验?他居然可以把我搞到如此境界。他父亲说他没有真实的性经验到底是什么意思?下次可能真的得好好拷问一下他们这对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【完】